网站地图蜘蛛地图糖尿病标签您好,欢迎来到广东生科
在线客服:服务热线:18022394315 登录 | 注册
位置:首页 > 糖尿病逆转案例 > 早期 >

20多岁糖尿病并发症酮症酸中毒,如何逆转蜕变重获新生

时间:2021-03-12 阅读量: 来源: 广东生科
简介:生科糖尿病专家通过了解小高的情况,由于糖尿病并发症的严重性,决定通过互联网AI手段,实施院内/院外健康管理模式,帮助小高实现糖尿病的逆转。

逆转前后对比
学员:小高(26岁)
情况:糖尿病1年,糖尿病并发症酮症酸中毒,空腹血糖曾高达25mmol/l,餐后血糖高达32mmol/l。
逆转结果:已经摘掉了糖尿病的帽子,血糖指标与正常人无异

学员情况

  发现糖尿病:

  我是小高,2017年九月中旬,我在上了一天班后,回到宿舍,觉得口渴难耐,没想太多只是觉得可能出汗太多,脱水了。可是奇怪的事出现了,在我有记忆以来,就没有起夜的习惯,半夜睡得正熟,觉得小腹胀痛的厉害,连忙爬起来上厕所,这是我第一次起夜,也是有史以来尿的最久的一次。早上起来本来每天一次的正常排便,却出现了严重的便秘情况--怎么都排不出来。后来的一周里,总共就排了两次,而且特别困难,每晚都觉得口渴,早上起来口渴感尤其严重,起夜也从之前的一次增加到了两次。

  在这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三个月。体重由之前的86kg在大吃大喝且不运动的情况下,我体重却自己减到了78kg,脸都明显变尖了。

  由于上班犯困,工作没法按时进行下去,我自己感觉身体确实出现了问题。于是向公司提出辞职,去到衡阳(我爸妈在衡阳打工)找爸妈他们,并在到达衡阳的第二天直接跑去医院做了体检,第二天体检报告出来了,显示血糖超标--16,8hmol/L,其他结果正常。当时看报告的医生就说你这是糖尿病,要住院,虽然我心里在这之前就有答案了,但是还是无法接受,我妈妈也觉得不敢相信,于是我妈就让我回岳阳老家去,找我爷爷,让他带我去岳阳给他做主治的医生(我爷爷也是糖尿病)做下全面检查,最后确诊一下。

  住院治疗:

  来到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直接来到住院部找到了我爷爷的主治医生,当时和她说:“我来调理下身体,我孙子过来看看是不是有糖尿病,”医生说:“你要提前预约呀,直接过来哪有床位给你们?”然后看了下我的体检报告,立刻让护士给我查一下血糖,结果出了结果:25.6mmol/L,当时就把医生吓坏了,说道:“你快扶着桌子,你这么高的血糖是随时会晕倒的,难道你没有不适感吗?”我答道:“没有,就是觉得口渴,”这是护士惊呼了一声:“酮体5.6,”医生听到后立即站了起来并将她坐着的椅子托给了我,说道:“你快坐下,你这么高的酮体随时会休克的,你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说:“我的口水像胶水似的黏我的嗓子眼,想不停地喝水,”医生就给我科普了一下:“正常人的酮体是0到0.3,而你有5.6了,是特别严重了,”随后就立刻给我和我爷爷安排在了同一间病房,病床也相邻,让我们相互有个照料,在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才知道,原来是为了方便我爷爷照顾我。

  刚到病房,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护士就拿着点滴瓶跟进来了,二话不说让我躺在床上,并给我扎上了留置针,告诉我,需要排酮,打的是葡萄糖加胰岛素,给我把血液中的酮体洗出去,并在挂上点滴后的十分钟,给我拿来了一个挂在床上的一个大型胰岛素泵,告诉我吃饭时需要叫护士来打胰岛素。我在点了外卖后,心想:快点打完吊针,我好换衣服吃饭,于是就将吊瓶的速度打到最快,在外卖送到时终于打完了,我就叫护士来拔针,结果护士一来就先给我测了下酮体,发现就减了零点几,减得不明显,于是就又拿了一瓶葡萄糖胰岛素混合液给我挂上了,说还要打,并给我调整了胰岛素。没办法就只能挂着吊瓶吃饭了,挂了一晚上的吊瓶,实在难受。

  第二天我就想是不是打快点就好了,于是就行动了,中午饭之后,护士来测血糖,结果血糖仪出现了high字样,护士紧张的喊来了护士长,检查了一下后,发现是我将吊瓶调快了,就问我为什么要调快,我就说想快点打完,她就告诉我:“你打的是葡萄糖加胰岛素,速度是提前设定好的,擅自调快是会将血糖升高很多,对你的身体不好,而且也达不到排酮的效果,所以你千万不能再调了,酮体一天不正常,你就一天不能拔掉它,”听完后我心里五味杂陈。

  在住院的第三天,我妈辞工回来照顾我,第六天我爷爷调理完成回家去了,而我一直排了12天的酮后才算完成一阶段,后来进行胰岛素干预,将血糖控制稳定后才放我出院,这一次住院,我总共住了16天。出院后自己往肚皮上打胰岛素,打的都是最高量,早中晚睡前各一次。

  回到家呆了一周,发现自己的头发在严重的往下掉,手往头上一插,手指一夹,然后手拿下来后,看到手掌上的头发,就感觉我的手像个毛刷子似的,一把一把的往下掉。当时特别害怕自己就这样秃了,还和我妈商量买顶假发,我妈就说,这个医院没给你解决好,我们就去别的医院。

  于是在过完元旦后,我和我妈就踏上了开往长沙的火车,到了那边的医院。住了一周院之后,做了头部皮肤活检,可是却只能将胰岛素往下调了几个单位,每天还是要打大量的胰岛素,又在一周后活检结果出来,是脂溢性脱发,属于糖尿病并发症的一种。还好头皮毛囊下还有没长出的新发,给我来了点涂头皮的药,就将脱发控制住了。

  后来只能在家呆着养身体,每天吃饭都要偷偷躲在房间里往肚皮上扎针,我也只能接受了。可是痛苦的是出去办事的话,去饭店吃饭,只能趁上菜后去一趟厕所,在卫生间往肚皮上扎,还要特别小心翼翼,胰岛素笔掉地上可就没法控制血糖了。

  伴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每天打针让我情绪极其不稳定,稍微有一点点刺激,我就会大发雷霆。我爸因此还和我谈心,结果这又惹怒了我,我直接说道:“你试试每天自己往自己肚子上扎一针看看,就一针,还不用四针,我可是要扎一辈子!”这之后家里就再也没人说我脾气不好了,其实说完我也很后悔,可是真的控制不住。

  后来一次饭后散步,我妈就和我说:“现在在家也没事干,要不给你安排相下亲?”我回道:“就我现在这个身体,谁会要?要是隐瞒结了婚,哪天糖尿病出现三高,脑梗死了,那就是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而且就算有人不嫌弃我,和我结了婚,我也不会要小孩的,可不能把这个病传给下一代,害了孩子。”我妈就说:“那你不是要一个人过一辈子呀,这怎么行?”我说:“饭我自己会做,之前一个人在外也过得挺好,不需要谁照顾,现在每天打针,吃也不管吃,过着也没意思,等个四五十年,我照顾你们过世了,我也就解放了,可以不打针了,该吃吃该喝喝,最后潇洒的走了就算了,”当时,我妈沉默了很久。后来,我妈就再也没和我提过结婚的事。

  在打了三个月的胰岛素后,明显感觉到我又胖了点。于是我和我妈又一次带我去到医院,做日常的复诊。医生一称体重发现我到了76kg,比最后一次出院时重了4kg,就说我吃多了,于是就给我开了二甲双胍及拜糖平,叮嘱我,胰岛素两个单位两个单位的减,并每月进行一次复查调药。

  回到家,吃完饭后我和妈妈进行日常的散步,结果走2公里后,我明显出现低血糖症状:心慌,冒冷汗,手抖,我立马站着不敢动,身上由于没经验也没带吃的,把我们吓坏了,缓过神来立刻打道回去吃了半个柚子,第二天再又减少两个单位的胰岛素后,发现仍然出现了低血糖症状,于是当晚就将胰岛素停掉了。

  清明节过后,胰岛素已经停了两周了,血糖在药物的控制下都在正常范围内,于是我们开始了回穗找工作的旅程,而这次的旅程,使我获得了新生。

  找工作,开启逆转契机:

  2018年4月25日,在去佛山面试回家的途中,我坐八号线路过赤岗地铁站,听到广播提及到医院的乘客请下车,就留了个心:正好我需要做复查了。

  回到家里,就和我妈说了,第二天一早便到了医院挂号,一看挂号费,专家教授才50,其他的医生都是10块,顿时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其它医院专家号可是100多块呢!于是就挂了最贵的号--徐主任。

  初见徐主任,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常规的开了体检表后,我就去抽血了。

  第二天结果出来,又一次去找徐主任,看到我在吃药后血糖控制并不理想,于是给了我一个选择题------“你是想一辈子打针吃药,还是想以后不打针不吃药?”

  听到这个问题,我毫不犹豫的说:“我当然是不想打针不吃药啦!”说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充满了疑惑,哪有糖尿病不打针不吃药的?实话实说,如果当时不是在二院,我都以为遇到骗子了。

  这时徐主任又说了:“想不打针不吃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需要先住7天院,然后参加三天的培训班,再进行三个月的管理,这样你就可以不打针不吃药啦!”

  我和我妈当时商量了一下决定在过完五一后就开始管理,于是加了文舒姐的微信后就回家了。

  假期结束,开启逆转之旅:

  五月七日假期结束后,我们第一时间联系了文舒姐,并在当天住进了医院,住院后,我就开始了苹果餐控制----连续三天,三餐每餐一个苹果,不吃其他任何东西。我当时心想,这是人过得日子吗?每天都好饿好饿,睡前都是低血糖,需要再吃一个苹果,但是随着第二天血糖控制,在餐前餐后都是四点多的时候,我内心渐渐接受了这个方案,毕竟有明显的效果,并且不觉得饿了。

  三天结束,接连四天,二院的营养师允许我点盒饭吃,但是不能吃里面的米饭,我也照做了,血糖还是和吃苹果时是一样的,并且增加了锻炼腹部肌肉的运动,这也是我的体重瘦到了69kg。

  五月十日,我去到宣教室听了付博士的逆转讲座,知道这是我出院后的三天培训班的报名讲座后,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

  五月十一日下午,我办理了出院手续拿上住院的行李在国际医学中心门口乘上了开往南国桃园逆转基地的汽车。

  一下车,首先就测了一下血糖,当时的结果是6.2,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血糖仪不准,这都饭后四个小时了,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血糖?我这周可都没有高过5.5的值。

  安排好住宿后,我们步行去到500米外的农家乐吃饭,吃饭前,一车的糖友(包括我)围在一起聊天,聊聊自己是怎么得的糖尿病,之后付博士也到了,看我们聊得欢,就和我们一起聊,结果发现了人群中太年轻显得格格不入的我,就问道:“你是谁的家属吗?”我说:“我也是糖尿病,”他说:“呦,这么年轻也得了糖尿病呀?把手伸出来我看看,”说着抓着我的手一看,说道:“哦,你血管微循环不行,这好办!”我一听心里的石头顿时放下了一半,随后我们就去吃东西然后步行回基地开始了开营仪式。

  训练营期间最让我难忘的是两位专家讲的<<为什么要院内院外管理>>和<<血糖的来源及去处>>,再就是环湖健走了,我追着徐主任,四十分钟走了2圈,大概5公里的样子,回去后直接减了2kg,体重到了66.6kg,心想,这健走对减肥这么有效呀!

  而我在训练营期间的血糖也一直控制在4-5,在结束后,我毫不犹豫的将家里最后的积蓄拿出来将费用交齐了。

生科糖尿病逆转方案

生科糖尿病专家通过了解小高的情况,由于糖尿病并发症的严重性,决定通过互联网AI手段,实施院内/院外健康管理模式,帮助小高实现糖尿病的逆转。

逆转效果

  三个月的逆转期间,由于我妈在惠州找了工作,并且我爸也去和妈妈住一起,于是我将广州的租房退了,也搬到惠州和父母一起生活。

  刚开始每天早上在吃过餐包的同时吃一个鸡蛋加一盒牛奶,然后休息半小时出门跑三公里,午饭和晚饭吃50克生重的肉和120克生重的蔬菜,并在饭后半小时做二十分钟的增肌运动。

  在这期间我没有找工作,安心做逆转。心想,我以200%的努力逆转,只管配合方案执行,将效果交给专家教授们。

  后来,在深圳的姑姑让我没事就去她那边,这样多跑一些地方,一能减轻我父母的负担,二是能散心,让我不那么紧张病情,三是我姑家在深圳的一座山旁边,是一个很棒的运动场所,于是我就开始了周五下午到深圳,周二一早赶高铁到研究所复诊,下午加紧赶去东站坐轻轨回惠州的奔波生活。

  哪怕是在这样的奔波中,我仍然保持每周六天的运动量,只有周二用作复诊,同时饮食方面严格按照营养师的方案执行,一点主食都不吃。很快一个月到了,我二次复训的日子到来了,当我回到训练营之时,营养师们都惊呆了,我瘦到只有59.8kg,整个人都换了一个状态,特别精神,特别有活力。

  出训练营后,营养师慢慢给我加了主食--杂粮饭,并在我逆转的第二个月邀请我来研究所上班,我心想,反正也没找工作,在研究所上班又能帮助自己恢复,又能帮助其他学员逆转,还有一份薪资,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就来到了广东省糖胖病逆转研究所。
在研究所担任IT总监与运动教练的小高
  在研究所担任IT总监与运动教练的小高

  后记:

  参加逆转至此时,已有两年多的时间,我的血糖在我工作期间,其实也有一两次血糖突升到十点多的情况,但是三个到四个小时后会自动降至正常值,每次都让我虚惊一场。

  而在喝葡萄糖做完糖耐量测试后,我的效果特别好,已经摘掉了糖尿病的帽子,血糖指标与正常人无异。

  虽然已经恢复成健康人,可是我的逆转之旅仍然在进行,哪怕现在能吃主食,吃甜品,我仍然会克制自己,每周吃主食不超过三顿。不让自己走上生病前的道路,毕竟之前的习惯让完好无损的我得了糖尿病,现在逆转恢复之后,更加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让“糖魔”再找上门。

  因为,逆转是一辈子的奋斗目标,不能局限于眼前的成果。

小高逆转前后医院检查报告对比

小高逆转前后医院检查报告对比

小高逆转前后医院检查报告对比

小高逆转前后医院检查报告对比
  小高逆转前后医院检查报告对比

  看了小高的故事,相信很多糖友都很有感触。

  曾经因为糖尿病折磨得自己几近崩溃的小高,竟然能够“逆风翻盘”重获“新生”!为什么呢?

  当上帝给他关了一扇门的时候,同时给他开了一扇窗,让他在绝望的时候看到一丝希望,这一点他是幸运的。当他遇到逆转,遇到广东省糖胖病逆转研究所专家团队的时候,他相信了!最重要的是他非常执着的去执行,并贯穿到自己的整个生活当中,所以小高才会有这么好的逆转效果。

  希望小高未来继续坚持这样的态度,越来越好,同时也希望所有的糖友们,都能够努力做一个掌握自己身体和命运的人,愿大家都能重新获得有质量的生命。

  如果您身边有和小高同样遭遇的糖友,可以把这篇文章转发给你的身边的朋友,同时也可以带他来了解下我们研究所哦! 获取更详细逆转方案

网站声明:以上内容为广东生科网站的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分享到:

相关案例

更多>
最新评论

网友: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专家推荐
  • 张雄畴副主任医师

    深圳市生科慢性病健康管理研究院副院长

    擅长:健康教育对慢性病调理的价值研究

    立即咨询
  • 郭红辉教授

    广东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

    擅长:肠道菌群修复胰岛功能的价值研究

    立即咨询
  • 秦鉴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副院长

    擅长: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消除糖尿病逆转管理期间的饥饿、疲倦、乏力等不适感和副作用,并擅长将之用于治疗肥胖症

    立即咨询
  • 邹文英博士

    深圳市生科慢性病健康管理研究院研究员

    擅长:高级减压师、高级情绪能量调节师

    立即咨询
1234

电话:18022394315(周一至周六9:00-18:00)

邮箱:gdsk@gdsklife.com

广州总部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2号新港大厦1-2楼

深圳公司: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3031号汉国中心大厦7楼

COPYRIGHT@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生科生命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32565号-2

首页
在线咨询
专家答疑
逆转案例
逆转方案